一块草莓味栗子糕

我好喜欢青柠檬太太呀

哈哈哈哈哈哈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其实我想画画!

同人文的真相

孤什么安利都吃:

全中,心痛,有的梗写出来还不如存在于脑海中呢……


糖罐子:



YES YES YES

【但其实我很多文硬盘完结了……只是改不到可以放出来的地步(((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悖悖论:

想想太阳每秒发出多少卡路里

你就不会在意过节又吃胖了多少了

【杂谈】给写作初学者的二十条建议

林朵:

(1)分清“人设”和“故事”的区别,人设做的再完美再丰富,它也只是人设,不是故事。


(2)花大力气琢磨辞藻有必要,但应该建立在故事结构完善的基础上,不要本末倒置。


(3)灵感很重要,但如果没有理性逻辑的支撑,单单一个想法填不满一个故事。


***


(4)不要相信“等我XX以后再开始写作”这种话,那种万事俱备的完美时机不可能有。


(5)写作让人快乐,但写作过程并不总是快乐,事实上还可能很痛苦,要有忍耐的觉悟。


(6)热爱写作,是指愿意为了写出好作品而克服困难,忍受寂寞,而不是热爱“轻松愉快写出好作品”这种幻想。


***


(7)脑洞为虚,成文为实。无论多好的脑洞,在真正写出来之前都没有实际价值。


(8)很多问题是要等一个故事写完以后才会暴露,写作中途别瞻前顾后,坚持写完再来看。


(9)记录自己一段时间内的实际写作量,你会发现自己远没有本以为的那么努力。


(10)稿子总是越改越好,但初稿写完别急着改,放到可以当成陌生人写的文来看待再改。


***


(11)角色的外貌可以用形容词描述,角色的性格只靠形容词体现不了,要靠具体的事件。


(12)谨慎给角色贴标签,一个立体的角色不是一两个词就能概括的。


(13)要允许故事里有不同价值观的角色合情合理地存在,因为现实世界中也是这样。


(14)请珍惜身边每一个奇葩,他们都是上天送给你的角色塑造素材库。


***


(15)吸引人的是读者没见识过的新奇性,打动人的是读者都体验过的共通性。


(16)不要瞧不起套路,经典套路长盛不衰都是有道理的,先把套路研究明白再去说创新。


(17)想要创造一个复杂的世界,得先对现实社会的复杂性保持洞见与包容。


***


(18)不要抄袭,走过捷径的人很难再有耐心回去走正途。


(19)把写作当做一门专业技术去长期学习和磨练,别过分神话天赋和灵感的作用。


(20)不要把写作当做贫乏生活的救命稻草,好作品是肥沃土地上开出的花朵,不是给贫瘠土地施下的肥料。




以上是本人对于故事写作的一些经验总结,仅供参考,切勿迷信。


另外,我有个专门放小故事的微信公号叫“林朵讲故事”,欢迎来玩。


--------------------------


本文收录于本人《行文且思》系列,该系列目录如下:


(1)《脑洞与成文之间隔着一个好写手》


(2)《怎么写是作者的事,怎么看是读者的事》


(3)《写时用心,读来交心》


(4)《论写作上瘾是怎样一种感受》


(5)《谈谈抄袭这件事》

[FP旧剑主/微旧金剑]英灵的换装物语

尾随骑士王的变态:

沉迷于暖暖不可自拔。


来吧,属性为简约优雅清纯保暖的我瑟和华丽性感可爱清凉的旧弓!


奇迹暖暖的梗文,想个完整的设定实在太麻烦了,片段灭文大法好吼


 


“我会战斗!就算总是没办法把自己穿成圣诞树,我也会一直努力战斗下去!”沙条绫香坚毅地说,“哪怕是用光家里所有的存款,我也会努力!不管怎样、无论如何,我啊,”她闭上眼睛又睁开,目光坚毅地向自己的英灵起誓,“我、一会让你穿上那条数值超赞的洛丽塔裙子!”


 


“我不会穿的。”亚瑟道。




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能接受的话以下正文?


 


1.


十年前的记忆早已模糊,残留在印象里的唯有惨烈而灰暗的余烬。


圣杯战争。沙条绫香一直在逃避的这场战役,最终还是不可避免地再度开幕了。即使少女内心毫无战意,只是一味地躲藏,抗拒,但是敌人依然不肯放过作为上届圣杯战争最接近胜利的沙条家的唯一继承人的她。


猎犬们在少女的惊惶的眼神中破门而入,于使魔们咆哮与狂吠中登场的是一名穿着着轻甲的高挑男子。如晴夜般蔚蓝的发、赤红如烈火的眼睛。虽然眼角眉梢堆满怠惰,但却散发着令人恐惧的野兽般的气息。


 


成熟性感的犬系男子风吗……可恶!自己擅长的简约清纯校园风根本就无法与这个人抗衡……!


沙条绫香从戒指中抽出自己成熟性感评分最高的黑羽毛配饰,清凉可爱属性的使魔犬们在扑上来的时候纷纷发出轻微的悲鸣,它们比输给了黑羽毛,攻击的势头随即缓和了很多。沙条绫香咬牙,借此机会立刻向着沙条宅花园的方向奔跑。


这是父亲给她留下来的遗产之一,作为后景配饰的魔术庭院。曾经被叮嘱过如果有危险就立刻来到庭院中,华丽优雅的这座庭院,任何人也无法攻破。


但是。


那个男人(英灵)轻而易举地破坏了沙条绫香加持在门上的魔术,击碎了这最后的壁垒,连同少女最后的希望都破碎殆尽。


 


伴随着令人耳熟的音乐,服装搭配的比试、也决定着沙条绫香生死的搭配比赛最终还是开始了。


 


那是压倒性的胜利。


如同碾碎指尖的泡沫般,蓝色的英灵甚至没有使用技能,便轻而易举地击败了沙条绫香。他的搭配能力实在深不可测,即便沙条绫香使用魔术师的技能,脱去了他的鞋子,又扯掉了他的袜子,不停地对他露出挑剔的目光同时暖暖的笑着,到了最后,他的搭配分数依然是令人绝望的两百万分之高。


 


不想死。


无论如何,也不想死。


 


“救救我!父亲!“少女在最后无望地呐喊着亲人的名字,祈求着奇迹的出现。


 


而那便是,命运降临的时刻。


在温柔而绮丽的光辉之中,在少女的茫然与期冀之间。突如其来的狂风奏响于庭院之中,零碎美丽的花瓣叮咚作响,共同高歌这誓约的相会。如潮水般奔涌的花朵残片退去后,沙条绫香看清了现身在她面前的英灵的面孔。


那样子动人心弦的:


 


简约却又保暖无边的优雅中透露出不可忽视的清纯同时还隐约展示出性感和可爱的一面总而言之堪称完美的奇幻骑士风装扮——


沙条绫香从未见过。


 


新的战斗再次开场了,不属于人世间的、英灵的顶级搭配比赛第一次完全地展示在沙条绫香的面前。蓝色的枪兵最终败退,即使他有着野狗使魔这一弥补缺憾的前景配饰,但被他持握右手中的长枪却出人意料的数值一般,这在顶级搭配英灵的比赛中是足以决定胜负的错误。


 


美丽、神圣、眼瞳中充满光辉的苍银骑士转过身来,用注视瑰宝的眼神带着一丝不知缘何有丝僵硬的微笑凝望着少女。


“我是saber,是前来守护你的servant——”


“不、不用那么客气。”沙条绫香红着脸摇手,“可以不用那种叫法的。我、我叫沙条绫香,应该是、是你的设计师。”


“……抱歉,设计师。”Saber顿了一下,“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嗯?没关系没关系,请尽管提问吧。”


 


“从刚才起就一直漂浮在半空的清纯优雅以及它们后面的数字……到底都是什么?”


 


“诶?诶诶诶诶诶——?!等一下,你不知道吗?!”


2.


在世界的背面存在着这样的一群人。他们隐蔽,神秘,贯穿于人类历史的起始与终点,研习着这个世界的最终奥秘。他们,被人称之为设计师。


根源,即所谓“究极的服装”,设计师们穷尽一生也想要到达该处。


让衣服闪光,让裙摆飘动,让人拥有翅膀尾巴,让作为服饰点缀的花瓣们掉个不停,甚至让人长出三头六臂……这便是设计师所能做到的诸多不可思议的设计中的一小部分。而让这些设计们能够发挥最大功用的,就是搭配师。伟大的搭配师能够用搭配点燃战火,也能用搭配平息乱世,搭配能够杀人,也能够救人。他们中的佼佼者在死后会载入人类史册,成为英灵。


 


搭配与设计的好坏则取决于根源的判定,搭配师们进行搭配比赛时会出现不同的评判属性,例如简约华丽优雅清纯成熟可爱等等,不同的服装与配饰拥有不同的数值与属性,根源将根据每场比赛的主题和所需属性对搭配师们所搭配的服装给予不同的评分。这是奠定世界的人理之一。


 


圣杯战争便是曾经世界上三位伟大的设计师以及他们的家族所共同设计的、一个能够实现最终胜者所有愿望的场景。七位参与战争的设计师们召唤出作为搭配师的英灵们,进行激烈对抗的搭配比赛。


 


“大概就是这样子。”绫香如释重负地拿起桌上的茶杯,香甜的红茶有效的缓解了她口干舌燥的现状。


“所以……战斗就是换衣服然后待在那里等打分吗?”


“是的。不过使用搭配师的战斗技能时还是要动一动的。一般情况下,我们会选择脱掉对方的鞋子和袜子来减少他们的评分。”


“……这样吗。”


“还能够用挑剔的目光来找出对方搭配的漏洞或者以可爱的笑容为自己加分!”


“Master,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您们不试着喂根源点药呢。”


“它不吃,不过偶尔会掉落医药相关的服装配饰。……这个难道你也其实也不了解吗?每个搭配师在新的一天来临时都能够从根源那里抽取免费的服装,不过我的脸太黑了,完全比不上姐姐的上帝之手,到现在为止从根源掉落的超稀有的服装也只有一件……”


“不知为何有种不妙的预感。暂停这个话题吧Master。”


“很可爱的缀满蕾丝和蝴蝶结的白裙子抱歉我只有女装……啊,对、对不起。”


 


英灵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微笑着,眼神深邃而迷离,如同在眺望宇宙浩瀚的银河一般,充满虚无。


3.


基加美修的圣杯战争在一夜中变了样。


“今天的主题……是兔女郎呢。”精英模样的、办事一直还算可靠的御主在新的一天到来时突然就说了这样不明所以的话。“Archer,这个可爱性感的风格对我们有利。就趁胜追击彻底击败其他的主从。呵,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足够一句胜负的服装了,这次的胜利必然属于我等!”


“你在说什么胡话,”Archer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的御主,“脑子秀逗了吗?”


但是,御主却反而挑眉疑惑地看向了他,一边拿出一个金光闪闪的兔耳来,“为什么您会如此抗拒?一直以来追寻着胜利的不是您吗。来吧,戴上它,这和你的双剑非常契合,您可以尽情地去比拼厮杀。”


他的眼镜闪烁着寒光,露出了一个Archer熟悉无比的老神在在的阴谋家的笑容。如果不是左手拿着黄金兔耳,右手拎着一套露出度极高的兔女郎服饰(仔细一看还有金色的网袜),Archer差点就要信了他的邪。


“你到底是什么毛病!”面对似乎灵魂彻底崩坏掉的御主,基加美修不禁后退了一步,头皮阵阵发麻,“本王绝对不会穿那种东西,你给本王把那个放下!”


“Archer,这是为了最终的胜利。”


“不穿!想都别想!你敢用令咒本王就砍死你丫!”


4.


“你也很辛苦呢。”


亚瑟长长地叹了口气,难得地对这个一直以来都相互敌视的对手产生了同情。如果说有什么比穿女装还要惨的事,大概就是被直男审美的御主逼着换女装了。


“彼此彼此。你也没比本王好到哪里去。”


 


凌冽的寒风中,两个唯二保留了正常圣杯战争记忆的英灵面面相觑。在他们身后,是飘荡在半空中正连续不断地给出一串数字的评分板,在可爱和性感两项评分上,基加美修的得分比骑士王要高出一截。但优雅和清纯却是骑士王这边占据优势。


 


“但是本王实在没有想到你会如此破廉耻,圣剑使。”


“你可没立场说这种话,Archer。”


 


全无人影的漫漫长夜,本来应是自传说与历史中诞生的诸位魔女、英雄、王者们竭尽所能相互厮杀的战场。今日围绕争夺圣杯而弥漫开的战火也依然未曾停歇,只是与战者的二人都陷入了奇异的沉默与僵直之中。


 


“果然还是……”亚瑟单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太不知羞耻了……”基加美修久久地凝望着天空。


两位王者的裙摆在空中飘荡,持续不断地带来越来越浓厚的尴尬氛围,空气中的温度几乎降到零点。


 


今日的比拼主题的是兔女郎。其评分属性有为可爱、性感、成熟、清凉、简约五个部分。其中可爱与性感的比重最大。一般情况下,可爱与清纯成对出没,性感和成熟则是一道的。这种截然不同的属性要求对搭配师的技巧考验相当大,是只有在圣杯战争中才会出现的难题。


绫香为亚瑟提供的服装是带有兔子元素的少女裙装,走清纯可爱校园风路线,神他妈还给搭了个毛绒尾巴。白色长靴,同色系毛球长袜,托骑士王一米八一的身高所赐,原本的长裙变成了一起风就会出现不可言说的危险状况的短裙。最外面是洛丽塔风格的复古外套,和头上兔耳礼帽搭配在一块,稍微、勉强冲淡了一丝空气中无处不在的粉红气息。


只是令人难过的是,由于绫香对比拼属性预测错误,亚瑟以可怕的意志穿上的这身搭配的分数并不高。


 


“居然能接受这样子的服饰……你这男人,实在深不可测。”


基加美修的神情古怪,嘴角略微有些抽搐,他感到自己的眼睛传来一阵阵的火热的疼痛。眼前的这副景象在各种意义上都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冲击,简直想让人想拔腿就走,一秒也不想多待。


亚瑟似乎和他保持着同样的想法,虽然努力维持着脸上不以为意的笑容,但那个笑却僵硬到连六岁的稚童也能看破的程度,“希冀着酣畅淋漓的战斗的你的这份决意,也令我惊叹不已。”


 


最终还是被戴上的黄金兔耳在黑夜中闪闪发亮。Archer的御主所准备的是一套以红与金为主打色调的改版兔女郎装。在传统兔女郎装束的基础上,添加上了金光闪闪的流苏与雕镂,体现了苏美尔民族的风味。由腰侧顺延而下的是仿维多利亚的大尾撑,本应该是体现性感可爱的独特设计,但不知何故似乎被人暴力踩踏拆卸过了,强行改装成了残破的甲胄。到这里一切都还好,但是奇异地是,下半身搭配着的竟然是一条红秋裤。


 


亚瑟与基加美修在叮叮作响的判决声中无言以对,他们到最后还是忍不住耳根发红,无论是对对方还是自己都感到难以直视。


 


“等一下一起去喝一杯吧。”亚瑟如此提议,他虽然竭力保持镇静,但是似乎收效甚微。因为羞耻而在脸上显露出的若隐若现的红晕有着咬牙切齿的余韵。


“……真是荒唐至极。”基加美修不知道在评判什么。但最终,这位王者还是向亚瑟有气无力地比划了一个赞同的手势。


 


就这样,两位英灵之间由于同病相怜,其后竟然产生了难兄难弟般的情谊。真是可喜可贺。至于两人意外在酒吧与被扫地出门赚衣服的Lancer相遇,凑成了绝佳的双目粉碎组合,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TBC


考试焦虑吐口存粮,没错这辣鸡玩意儿还没完啊啊啊为什么有那么多事